Other

闲敲棋子落灯花

用各家的AI生成几万字的内容之后,写些自己的感念,就像是对机器微不足道的抗议。还好写作本来也没什么理由,大多是文字的刺激和被刺激的文字。AI生成的文字,啰嗦、死板,工整但少对仗无韵律,理所当然的缺乏感情和巧妙的想象,迅速充斥在文书、新闻、甚至小说,或许能刺激更多人类的写作,虽然这些写作的产出,早晚也会作为AI的食量,还好在猴子能准确敲出红楼梦之前,似乎还不用太担心写作者的生计。

去年还在跟人工智障搏斗,排队五分钟,输出像拙劣儿童教科书画风一样的废图。如今,各类的文生图模型的成品质量已经真假难辨了,还有视频生成、加工、语音、3D,AI智能代理。软件吞噬一切,AI又吞噬了软件。人们偶尔回忆起2016年观看的那场直播,在科幻题材曾多次作为人类智力堡垒的围棋,被AI轻易攻破。算力成了科幻和现实中的桥梁,AI和人类在同一个时空但又活在不同的时间线。

晋代信安郡石室山,一个名叫王质的樵夫上山砍柴,途中遇到几个孩子下棋唱歌,王质于是停下听他们唱歌看他们下棋。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孩对王质说:“你怎么还不回去?”王质起身准备回家,却发现斧子的木柄已经腐烂。回到家发现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原来居住的地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他同时代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以前我从不在文章里完整引用很容易检索到的故事,但AI时代却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你也不知道AI会怎么解释。比如问“长平四十万”,ChatGPT说是秦始皇让蒙恬领兵四十万攻楚的故事,比异国历史学家诠释为长平人口数更贻笑大方。

虽然有很多错误,AI仍然会给人无所不能的幻觉。尽管任何一个行业专业人士都可以轻松找出AI的局限,而且大模型的统计学特征,注定这个模型会有一定的出错概率,生成的内容越多,概率就越高。只是相比AI不能做什么,人们更愿意讨论它能做什么。AI的局限像是一个过时的话题,在AI终于等来商业化的关注的当下,没人想去听这种毫无意义的讨论。AI主义大概是数据主义的新阶段,就像第一次启蒙运动中的统计学受到近乎狂热的赞颂。统计学就是一种启蒙,它以客观的、以数据证实和推动的认知来反对神话叙事。后来我们经历了大数据时代和如今的数据主义:先是一切非数据的、唯心的、主观的、情感的,都成了落后的思维方式,大数据得到的统计特征才是真相。之后以数据搭配算力,孕育出了大模型。将算法的结果包装成更主观更像人类意识的表达,数据主义无声无息的渗透到日常,并逐渐被人们习以为常。

我们可以先入为主的认定AI只是数据和算法的产物,但这样就将区分标准限制得过于狭隘。AI的能力已经足够让人类质疑,先哲们引以为傲的创造性、思维深度,都不足以作为人类自夸的理由,可以被另一种硅基生命体轻易超越。AI唯一不能代替的好像只有情感表达。可惜在现代科学看来,我们所有的情感都被认为是可以被量化和测量,负面情绪都可以被治愈。而且它们时常被贬低为无意义累赘,除了购物冲动之外的情绪表达,在商业社会中并不需要。

讨论AI的灵魂以此来划分和人类的差异,显得有些虚无缥缈,因为灵魂是缺乏实感的概念。倒是文学的入门课都会讲,一段文字是否可以视为文学,在于其背后有没有“人”。“古砚微凹聚墨多”不及“闲敲棋子落灯花”,古砚可以买到,但不是谁都有值得一起下棋的朋友和时间。AI再漂亮的文字,也不会被视为文学。话说回来AI需要被文学认可吗?就商业价值来说,文学已经毫无资格跟AI相提并论了。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2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何展飞
何展飞
3 月 前

您好,方便加个好友吗?

pa_gril
pa_gril
6 月 前

当数据流能轻易地被独立个体快速传输的时候,机器人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