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ime Capsule

二城

俗务缠身,一篇游记也能从清明拖到大暑… 因时间太长,潍坊十笏园美景已不记得,倒是济南鲁菜馆美食仍能回味,顺带忆起济南诸多琐事,故《二城》暂只记其一,待续(可能)。 从大明湖南门到东华街,若有游客说正要找一家鲁菜馆,当地人都知道,这位食客一定是在找“崔义清鲁菜馆”。店门脸不大,招牌不小,行楷四个大字——“鲁菜泰斗“,气势真不亚于古时公堂之上的正大光明,明镜高悬。店内布置简陋,十几米开外,八九张桌子,厨房对面两个包间,墙上挂着崔师傅的几张照片。我选了张靠墙的单人桌,背靠柜台,柜台上散放着一摞一摞的纸,也许是账单。当时已是下午2点,店内也就两三个客人,运气不错,点到了最后一份九转大肠,再点了清炒黄瓜片和银耳汤,主食是两个快要凉掉的馒头。这一荤一素都是招牌菜,传统做法,无可挑剔自然也不用多费笔墨,只说这汤。所谓唱戏靠腔,煮菜靠汤,汤最讲究食材味道的提炼,粤菜就以汤见长,有无汤不起镬的说法。吴中有酒名为“清若空”,这碗银耳汤很配这名字,真是有如茅台一般,不见一丝杂质。白色大号瓷碗,三朵银耳开在汤中,又不显空疏,《爱莲说》所谓“濯清涟而不妖”亦不过如此。红枣起画龙点睛的效果,既是红色,或者说是点绛唇更为恰当吧。味道自然是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