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ime Capsule

互联网技术人员广告行业生存手册

2013年转入广告行业,先在Omnicom,当时正闹着和Publicis合并,部门被拆于是跟着同事一起转到WPP,最后在电通安吉斯稳定的度过了余下时间。如今再次计划转行,以后时间有限,所以先总结期间所见所想,希望能为转行到广告行业的互联网技术人员(如果有的话)提供一些参考。 首先,广告跟互联网一样都是分工细化的行业,某人在广告公司上班就让他给你的微店做宣传跟让搞IT的人给你修电脑装修QQ空间一样,所以要先界定个范围:我是在媒介购买的广告公司内从事程序化广告产品相关的工作。然后,根据下图再做进一步说明:

Continue Reading
Other Time Capsule

三回

去年在家住了三天,前年九天,今年是一个月。 前年从成都回去,带着所有家当,二老屈尊到火车站迎接。盆地湿冷,冻得不轻,萱堂捏着我长了冻疮的手摇头叹气,接回家中“鱼肉”一周把那年欠的肉都补回来了… 去年腊月二十九从北京出发,遇上飞机晚点,被困机场从早8点到晚8点,老头子也在贵阳机场等了一天,接回来吃了年夜饭,应付了几场饭局,又匆匆往回赶。 今年老头子腰椎间盘突出刚做完手术,当天又是工作日,只能自己从机场回去。之前每年都有人开车接送,如今才发现居然都不知道回家的路,折腾了近三小时才到家。 今天晚上,一家人坐在炉边看电视,这是只有冬天才会用到的一个小屋,放着电视,烧着铁炉,有一个碗柜,几张椅子。前两年挂在墙上的《沁园春·雪》摘下来了,换了杨慎的《临江仙》,老头子最近也不写草书了,潜心练隶书。这幅字是别人送的。大概是我们这小地方的哪位文化名人,只是我不认识。烘干的花椒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花椒是用来做蜡肠的。炉盘上放着花生。

Continue Reading
Other Time Capsule

二城

俗务缠身,一篇游记也能从清明拖到大暑… 因时间太长,潍坊十笏园美景已不记得,倒是济南鲁菜馆美食仍能回味,顺带忆起济南诸多琐事,故《二城》暂只记其一,待续(可能)。 从大明湖南门到东华街,若有游客说正要找一家鲁菜馆,当地人都知道,这位食客一定是在找“崔义清鲁菜馆”。店门脸不大,招牌不小,行楷四个大字——“鲁菜泰斗“,气势真不亚于古时公堂之上的正大光明,明镜高悬。店内布置简陋,十几米开外,八九张桌子,厨房对面两个包间,墙上挂着崔师傅的几张照片。我选了张靠墙的单人桌,背靠柜台,柜台上散放着一摞一摞的纸,也许是账单。当时已是下午2点,店内也就两三个客人,运气不错,点到了最后一份九转大肠,再点了清炒黄瓜片和银耳汤,主食是两个快要凉掉的馒头。这一荤一素都是招牌菜,传统做法,无可挑剔自然也不用多费笔墨,只说这汤。所谓唱戏靠腔,煮菜靠汤,汤最讲究食材味道的提炼,粤菜就以汤见长,有无汤不起镬的说法。吴中有酒名为“清若空”,这碗银耳汤很配这名字,真是有如茅台一般,不见一丝杂质。白色大号瓷碗,三朵银耳开在汤中,又不显空疏,《爱莲说》所谓“濯清涟而不妖”亦不过如此。红枣起画龙点睛的效果,既是红色,或者说是点绛唇更为恰当吧。味道自然是甜,形容甜味,世人总爱用“甜而不腻”,但真正能做到甜而不腻的实在罕见。《文选》写京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那这汤就是多甜一分则太腻,少甜一份则太淡了。 斜对面的桌子,离我也就两个胳膊那么远,有位头发全白了的老人,双手杵着一根掉了漆的桃木色拐杖,手上全是老年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屏幕,嘴微张着。那双眼睛没有一点生气,很像单反的镜头,映不出任何景物,吞噬所有进入光线。他就是鲁菜泰斗崔义清师傅。不似照片上那般那样精神矍铄,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衣服倒是很干净,毕竟他是一块招牌,从店里伙计的态度来看,他唯一的意义也只是招牌了,和高挂在门口的鲁菜泰斗那块招牌一样,区别是要有人去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中国有句俗语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趣的是文泰斗有韩昌黎,书泰斗有启功,武泰斗似乎只会在漫画中出现。年初蒋浩泉先生去世,留下重建国术馆这无人继承的理想,武人们斗争一世,仍然跳不出生老病死爱怨离,可能当你真正无敌的时候,也只是因为你活得比你的对手都长。 离了菜馆,乘车去趵突泉,看售票处队伍太长于是在泉城广场上闲逛。初春的北方无论在哪,风刮起来都是很吓人的,每当这种时候总会万般想念南方的和风细雨。整个下午我都在广场上放风筝。风筝是从潍坊买来的,神似《BILLY BAT》里的黑蝙蝠,异常霸气,瞬间秒杀漫天莺莺燕燕喜羊羊灰太狼,惹来众人围观,其间因为技艺未精绊倒行人无数,没准济南今后将会诞生一个关于风筝杀手的传说。不过说话说回来山东人民脾气真好,被绊到了从不生气,反而热心的帮我捡风筝,甚是感动。一直玩到黄昏,暮色刷在广场上,风筝快要融进灰色天空的时候,回酒店睡觉。 次日千佛山拜佛,游历下亭赏大名湖,波澜不惊,故按下不表(逃)

Continue Reading
Other Time Capsule

一折

高中语文老师说过,为文者绝不能用“很久没动笔了”这种折煞士气,又自曝其短的说法作为开头。如今虽颠沛于北京,投笔已久愧对师恩。教诲终归还记得,于是删掉俗烂的套话,重拟开头。 孟丽君其中一折,名为《探病》,孟夫人装病暗中认女,少华借画像以表思念之情,丽相欲说破又恐连累两人,这一折用婉转的越剧唱出来真是把个中纠结诠释得天衣无缝。如果换做其他场景,比如祝寿,效果必然大打折扣,所以生病是一个很不错的flag。 年初总会病一场,虽是低烧却难受异常,外加之前踢球攒下的肌肉酸疼,病痛交加之下倍感悲凉。更悲哀的是如此一年一遇的重要场景居然没有触发任何剧情。请假回家又会很无聊。人总是要偶尔做点自虐的事测试一下身体状况才行。于是决定先码篇文章再谋工作之事。 到北京一年有余,搬家两次,如今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甚是惬意。同龄人大多喜欢看武林外传或爱情公寓,不外是一群性情各异却又臭味相投的人,忙时正经做点小生意,闲时一起不正经。江湖中再大的腥风血雨,名利场上再多的大起大落,都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尚不及莫小贝的一串冰糖葫芦。所谓造化易知,然微妙无穷说的就是这般境界。而不像如今,以理想为借口彼此相忘。这一年我送走了不少人,回家的工作调动的出国的,也隐约明白其中几位是无期之別,奈何只能顺其自然。所以三哥才一直念叨着什么时候在北京买个四合院,凑一院闲人,以后老了东家抓个人下副本,西家找俩人凑个牌局。我笑说这太难了,等买了四合院,以前那群没心没肺插科打诨的弟兄们估计都成了鼻息干云的人物,谁还会陪你住四合院啊,我这种不上进的倒还可以屈尊住个耳房。 小说中常见的桥段:某人被禁锢于一段时间之中,比如一天,这一天不断循环,经历的事不断重复,未知和未来都被剥夺了,这大概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可怕的刑罚。无论记忆中逝去的岁月如何美好,终究只可供一时回味,何况旧时光又不能重现。就像折子戏和电影,要么神似,要么形似,不可能两者得皆。编剧能写出比我们的生活华丽十倍的剧情,但再优秀的导演也无法诠释众生形形色色的心理,只能将它剥离出一部分展现,这种明显投其所好的做法总会让人嗅到浓厚的商业味, 可能我们所处的当下就注定了只能这么飘来飘去,这也不坏。佛家说空无一物,只是既然空无一物,又何必让空无一物的信念束缚,既要降服其心,那先得顺从其心才是。于是一直以来我就这么随性的活着,终究不想陷入工作,存钱,娶媳妇,生孩子,孩子工作,存钱,娶媳妇这样的无限循环。直到模糊了爱恨,以诸多的谎言作为保护世故的活着。所以我认识的人大多很狂妄,这没什么不好,二十来岁就循规蹈矩,这人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成就。就像冗长的老旦唱白,翻来覆去总是一个调。 我算是又演到生病这一折了,虽说不能触发妹子上门探望的剧情。也不能拖着,先看病吃药才是正道。

Continue Reading
Other Time Capsule

成都鱼香

早先时候看过郭沫若的一首诗,郭老在诗中盛赞冷锅鱼为“巴蜀第一味”,相传这道美食还和大文豪苏东坡有莫大关系,不冲味道也冲名气,我把冷锅鱼排在了到成都前拟定的“川菜必吃榜”之首。 可惜,此菜有负我望,不如想像中那么美味。大概是口味问题,习惯了贵州的酸辣味,冷锅鱼的味道有些不对口。但这菜不上火,而且众人团坐,围着一口锅大快朵颐,相比其他油重味浓又小家子气的菜来说,还是要爽快得多。不过,“鲢鱼多刺”也算一大恨事,何况,顿顿都吃冷锅鱼也不是两袖清风的学生能承受得起的。所以,在成都吃得最多的“鱼”,不是这名声显赫的“巴蜀第一味”,而是川菜中的“小家碧玉”——鱼香肉丝。 民间传说,古时四川有一户生意人家,家里的人喜欢吃鱼,而且调味很讲究,每次烧鱼时都要放一些葱、姜、蒜、酒、醋、酱油等去腥增味的调料。有一回,女主人在炒菜的时候,为了不浪费配料,就把上次烧鱼时用剩的配料倒进去一起炒,没想到做出来的菜十分美味,“鱼香炒”就这么诞生了。 鱼香肉丝很特别,虽然是川菜,却遍布全国各地:辽宁的鱼香肉丝加了点香菜,山西的加了点陈醋,但变来变去,还是鱼香肉丝,还是川菜。因为他简单——肉,木耳,笋,调好的酱汁,就这么几样材料,变不出太多花样。 成都也是如此,成都人的生活可以很简单,泡上一壶茶,打打牌,玩玩麻将,下下棋。整个城市就像一盘鱼香肉丝,既不太辣,也不太甜,说不上酸,也不算咸,不温不火。这大概就是社会学家常抨击的盆地意识:不求进取,安于现状。成都并不是一直如此,他曾经是蜀国的都城,英雄问鼎中原的据点。但这座城市已经老了,三国、魏晋、元、明末清初,历史留下的血迹已经褪色,叱咤风云的英雄们死而湮没,这座城市看过了太多的腥风血雨,几次艰难的从颓壁残垣中重新站立起来。如今的成都本地人,祖先大多是康熙年间从湖广迁移过来的。异客们重建了成都,精疲力竭,该休息了。成都成就了一批雄才大略的英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大起大落。如今这座城市坐落于西南边陲颐养天年,我们还能对他强求什么? 成都心平气和的过着每一天,但在这与世无争的背后,有没有隐藏着的野心?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我也只这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所以还是先去楼下点几个家常菜填饱肚子,也许在另一个菜中,还能揣摩出他的一些意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