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四生

一、《太平廣記,狐十》

熙寧初,昌國縣有鐘氏者,為人剛直有識量,博學五經明解三藏。夜分行及觀音院前,遇大雨,於院門避雨。見一綠眼黑狐,為火龍所逐,幾為所焚。鐘氏欲救之,乃開廟門,縱狐入。復攔於門前,火龍徘徊不進,須臾遂自消散。狐出而謝之,謂曰:“吾修行已逾千載,術成後與乾坤並久,壽享長春,法身不朽,此等奪之天地造化之事,自然難容,故降天火燒之,是為火劫。君乃無罪之人,天火不敢傷,然今脫我之劫而自當之,恐招天譴。” 鐘氏對曰:“眾生皆據業力五道流轉,既見危難,不可不救。若果報於吾身,亦是天數,不必慮懷。”狐感而辭去。鐘氏乃歸,將後事屬家人,數日後,果染疾而終。殯時,常有一黑狐鳴於山間,聞者莫不哀慟。

二、《喻世明言,卷四十三,仙狐报前生恩惹今世祸》(节选)

胶胶扰扰几时休。一出山来不自由。秋水观中山月夜,停云堂下菊花秋。随缘道理应须会,过分功名莫强求。先自一身愁不了,那堪愁上更添愁。

这首词乃宋辛弃疾所做,词寄《瑞鹧鸪》,单道这功名富贵,聚散离合,皆是天数。命里当富贵,纵然是家境贫寒,也总有发迹之日。命里当贫贱,纵是飞来横财,也无福消受,反惹灾厄。

只说国朝初年,浙江有个商民,姓项,单名丰。人虽厚道,也是个旧姓人家,但父母双亡,家道艰难,他也自弃儒为商。一日外出行商,天色渐暗,开始洒下雨点来,慌忙向前奔走,见路边有一座观音庵,就在门外避雨。眼看雨渐渐下得密了,一时半会停不了,就靠在门上休息,一路劳倦,不多时已是睡眼模糊。只见观音像右边的龙女尊者,从座上飘然而下,手持一个镀金木匣道:“念你前世积德,此为福报所答”,将木匣递予。项丰飒然惊醒,原是南柯一梦,低头却发现怀中多了一个大木匣,打开看时,见二十余个银锭,每个足有二三十两,心中甚是惊喜,于是叩谢了菩萨,归家后买了个宅院,雇了几个仆人。只是生意营运,并不顺利,来来去去还是先前那些本钱。

当时城东有一处道观,知观名叫申春,观内二三十个道士。平日里操持法事,暗地里做的却是打家劫舍的勾当。看官莫要奇怪,和尚本是光头,道流若是卸下装束,仍旧巾帽长衣,与俗人无异,所以做那违法勾搭,比和尚更便当。这申春是个聪明人,为非作歹,设谋运局鲜有失手,观内事务也经营得毫无破绽,被推为群盗头领。平日里观内的收入租钱,他存着不动,约得二三十两,便熔成一锭,存在床头一个镀金木匣里。数月前木匣遗失,派人四处打听,得知被项丰所获。这木匣如何被偷去的着实令人疑惑,他倒也不声张,只派了一个手脚伶俐的喽啰,打算将匣子偷取回来

一天夜深,这喽啰趁项丰外出潜入宅中,不多时就找到了装银子的木匣,伸出手正欲拿,匣中忽然飞出二十余个白盔白甲的士兵,手持宝剑,为首的大喝道:“我等将士,天数派定在此听令,这等不义之财还想取回?休怪我剑下无情!”这喽啰吓得屁滚尿流,一路逃回道观。与申春如此这般说了。申春先是大骇,后又一细想,觉得事有蹊跷,那匣子里存的也算是较清白的银子,怎就一口咬定“不义之财”?这天兵天将恐怕只是幻术障眼法,当不得真。于是又派这喽啰去往昌河县,再伙了二三十个强盗,交代了一番。

这天晚上正当项丰行商归来,三五个仆人在家中收拾妥当准备迎接。忽然一个邻居气喘喘的奔来报道:“不好了,你们老爷在昌河县被一伙贼人掳去了。”众人听闻,一时都慌了,也没人注意到一只黑狐从屋内飞出,直往西去。不多时众人稍稍平静,就合计着要报官,此时项丰却推门而入。方知被掳的是邻县一个富商,不知怎么就传成是项丰了。众人心中大石刚落,又冲进来二三十个明火执仗的强盗,为首的自然是申春。原来群盗一直埋伏在附近,专等那仙狐飞远了方才下手。可怜这项丰,还来不及呼救,被申春拔出佩刀,一刀断了他头,其余众仆也未能幸免。

却说这仙狐一路追去,救了被掳的商人,一看不是项丰,幡然醒悟,又匆匆返回,可惜终究慢了一步。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伙盗贼抢了项丰和附近几户人家,如今没有一个走脱得的,齐齐被狐火烧死。

杀了众盗,怒气渐消,思想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去阴司处打探他往生何处,也省得又去寻觅。于是也不休息,又往阴司处去了。见了阴司,那仙狐化做一绿眼少女,敛袂向前道个万福:“我前生幸得一位公子所救,今生本是来报恩的,只叹自作聪明,反连累了他。若非我擅取盗贼之财,又幻化冒充天兵,也不会引来群盗,遭此祸端。如今平白连累诸多性命,自当认罚,只是恩德未报不愿衔憾转入轮回,故求阴司开恩,告知项丰往生何地何处何家,以复其恩”。这少女本是明艳绝世,又嚼着泪眼,阴司已先兀自心软了三分,亦难定夺,便向堂下一人问道:“尊者有何高见?”。原来这各地阴司,皆由各处菩萨管辖,此处正是观音菩萨道场,故菩萨左右挟持,常在阴间走动,堂下之人便是观音菩萨左挟持散财尊者。尊者道:“他命里不该富贵,你偏要强予,才造成如今局面,本是让你领悟诸相因緣生,不宜强求,为何仍是执念?”少女微抬衣袖自拭眼泪,答曰:“此非执念,为我毕生之愿,执念是痴,愿是慧,我自知不可痴求相聚,故只以报恩为愿。大士曾发愿,地狱不空,势不成佛,尊者亦曾发愿要拜访五十三位善知识,亦是此理。”“告知他往生去处,你寻得又如何?本无缘分,又不过一次爱别离而已”。少女拜道:“今日既是遇到尊者,也是因緣所造。修行既是夺天地造化,如今自当归还,只愿千年修行换三年缘分,望尊者成全。”

所有的故事都该有个圆满的结局,生活已然如此艰辛,至少在故事中能找到些慰籍。

小狐狸变成一个漂亮姑娘,有双漂亮的绿色眼睛。还是下雨天也还是那座庙前,只是那时人迹罕至的山路如今已是人来人往的街市。避雨的人很多,书生还是一眼就看到她了,可能心里也会暗暗感叹“正撞着五百年前风流业冤”?只是对书生来说是比喻,对姑娘来说是事实,而且比五百年更漫长。

两人过上了举案齐眉又没羞没臊的日子。

如果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其实也挺好,可惜缘分终有用尽的时候。三年之期将至。有一天,姑娘把——前生,前生的前生——所有的事合盘托出。她说人狐殊途,为了报恩折了千年的修行,换来这三年的相处,如今两人的缘分只剩十天了。书生虽然万般不舍,但也无可奈何。最后这些天,两人一直形影不离。第七天清晨,姑娘突然消失了。书生找遍了每一个他能想到的地方,问遍了每一个认识的人,仍然一无所获。黄昏时分,他又回到了那座庙前,这才看见门上贴着一张信笺,字迹他非常熟悉。

信笺上写着:我留三天的缘分,为了与你再相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