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转]谈史学论题选择

讲者:严耕望 教授 日期:一九八零年十月廿三日(星期四) 时间:五时至六时三十分 地点:新亚书院人文馆十二室 谈史学论题选择 研究历史,首要的是选择题目。就小范围说,是一篇专门论文题;放大些说,是研究范围,也可说就是:面。无论是一篇论文题或一个研究的广面,对于研究的成绩及其所发生的影响都有极大关系。关于此一问题,我想分下面几点谈论。 (一)具体问题与抽象问题 历史上的某些问题比较具体,某些问题比较抽象,当然这很难划分,但无可否认,可作大体的划分,例如就大范围说,学术思想文学艺术问题比较抽象,政治经济民族社会问题就比较具体。这其中也各有程度的不同,例如学术又比思想具体些,政制又比政事具体些。前辈学人中,如陈寅恪先生喜欢讲比较具体些的问题,少论抽象问题。这在俞大维先生写的《怀念陈寅恪先生》一文中已明白讲到。 综观陈先生的全部论著明显的有此倾向。再如陈援庵先生,更是如此。他的《中西回史日历》,不但具体,简直就是一项机械工作,其功不细!我个人也喜欢研究具体问题。我的主要工作涉及两大范围,一是政治制度,二是历史人文地理,都是具体性,少涉抽象性。 我认为研究工作,为把稳起见,最好多做具体问题,少做抽象问题。研究具体问题,用可靠史料,下深刻功夫,一定能获得可观的成绩,而且所获成绩比较容易站得住脚,不容易被人否定,也就是说较容易成为定论;但抽象问题,虽然同样用可靠史料,同样下深刻功夫,但所获成绩就不一定能站住,也就不容易成为大家都接受的定论。因为具体问题的证据也比较具体,较容易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少,但抽象问题的证据往往也比较抽象,较难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在作者本身言,就比较容易走上主观意向,作错误的判断。在读者而言,在其它的研究者而言,也各参入主观成份,有不同的认识,作不同的判断。因此人各有一是非,上焉者可成一家之言,但很难得到大家都能承认的公论。然而一般人都比较喜欢讲抽象问题,尤其现在一般青年更似有此倾向。这或许是因为对于抽象问题,容易发议论,提意见,讲起来比较可以自由发挥想象力,甚至于仅得少数数据,一知半解,也可以主观的贯连,痛快淋漓的发挥一番,满足自己丰富的发表欲,至于具体问题,总认为繁难,不易见功。但实际上,具体问题似难实易,抽象问题似易实难。因为具体问题,可以肯定的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抽象问题,虽然原则上也是如此,但不必如此。也许自己辛苦经营,以为发千古之未覆,心满意足,但他人看来可能付之一笑。 然则大家都搁置抽象问题不予研究吗?我实并无这意。不过就一般人言,以正时弊。若是对于抽象问题实有浓厚兴趣,自信天份极高,能见人所不能见,自亦可从事抽象问题的研究。不过要特别警觉,谨慎从事。天份高,功夫深,能谨慎,所得成果,纵然不能得到公认,但若能真正一家之言,也就是一项成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