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ime Capsule

三回

去年在家住了三天,前年九天,今年是一个月。 前年从成都回去,带着所有家当,二老屈尊到火车站迎接。盆地湿冷,冻得不轻,萱堂捏着我长了冻疮的手摇头叹气,接回家中“鱼肉”一周把那年欠的肉都补回来了… 去年腊月二十九从北京出发,遇上飞机晚点,被困机场从早8点到晚8点,老头子也在贵阳机场等了一天,接回来吃了年夜饭,应付了几场饭局,又匆匆往回赶。 今年老头子腰椎间盘突出刚做完手术,当天又是工作日,只能自己从机场回去。之前每年都有人开车接送,如今才发现居然都不知道回家的路,折腾了近三小时才到家。 今天晚上,一家人坐在炉边看电视,这是只有冬天才会用到的一个小屋,放着电视,烧着铁炉,有一个碗柜,几张椅子。前两年挂在墙上的《沁园春·雪》摘下来了,换了杨慎的《临江仙》,老头子最近也不写草书了,潜心练隶书。这幅字是别人送的。大概是我们这小地方的哪位文化名人,只是我不认识。烘干的花椒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花椒是用来做蜡肠的。炉盘上放着花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