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ime Capsule

成都鱼香

早先时候看过郭沫若的一首诗,郭老在诗中盛赞冷锅鱼为“巴蜀第一味”,相传这道美食还和大文豪苏东坡有莫大关系,不冲味道也冲名气,我把冷锅鱼排在了到成都前拟定的“川菜必吃榜”之首。 可惜,此菜有负我望,不如想像中那么美味。大概是口味问题,习惯了贵州的酸辣味,冷锅鱼的味道有些不对口。但这菜不上火,而且众人团坐,围着一口锅大快朵颐,相比其他油重味浓又小家子气的菜来说,还是要爽快得多。不过,“鲢鱼多刺”也算一大恨事,何况,顿顿都吃冷锅鱼也不是两袖清风的学生能承受得起的。所以,在成都吃得最多的“鱼”,不是这名声显赫的“巴蜀第一味”,而是川菜中的“小家碧玉”——鱼香肉丝。 民间传说,古时四川有一户生意人家,家里的人喜欢吃鱼,而且调味很讲究,每次烧鱼时都要放一些葱、姜、蒜、酒、醋、酱油等去腥增味的调料。有一回,女主人在炒菜的时候,为了不浪费配料,就把上次烧鱼时用剩的配料倒进去一起炒,没想到做出来的菜十分美味,“鱼香炒”就这么诞生了。 鱼香肉丝很特别,虽然是川菜,却遍布全国各地:辽宁的鱼香肉丝加了点香菜,山西的加了点陈醋,但变来变去,还是鱼香肉丝,还是川菜。因为他简单——肉,木耳,笋,调好的酱汁,就这么几样材料,变不出太多花样。 成都也是如此,成都人的生活可以很简单,泡上一壶茶,打打牌,玩玩麻将,下下棋。整个城市就像一盘鱼香肉丝,既不太辣,也不太甜,说不上酸,也不算咸,不温不火。这大概就是社会学家常抨击的盆地意识:不求进取,安于现状。成都并不是一直如此,他曾经是蜀国的都城,英雄问鼎中原的据点。但这座城市已经老了,三国、魏晋、元、明末清初,历史留下的血迹已经褪色,叱咤风云的英雄们死而湮没,这座城市看过了太多的腥风血雨,几次艰难的从颓壁残垣中重新站立起来。如今的成都本地人,祖先大多是康熙年间从湖广迁移过来的。异客们重建了成都,精疲力竭,该休息了。成都成就了一批雄才大略的英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大起大落。如今这座城市坐落于西南边陲颐养天年,我们还能对他强求什么? 成都心平气和的过着每一天,但在这与世无争的背后,有没有隐藏着的野心?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我也只这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所以还是先去楼下点几个家常菜填饱肚子,也许在另一个菜中,还能揣摩出他的一些意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