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Other

互联网技术人员广告行业生存手册

2013年转入广告行业,先在Omnicom,当时正闹着和Publicis合并,部门被拆于是跟着同事一起转到WPP,最后在电通安吉斯稳定的度过了余下时间。如今再次计划转行,以后时间有限,所以先总结期间所见所想,希望能为转行到广告行业的互联网技术人员(如果有的话)提供一些参考。

首先,广告跟互联网一样都是分工细化的行业,某人在广告公司上班就让他给你的微店做宣传跟让搞IT的人给你修电脑装修QQ空间一样,所以要先界定个范围:我是在媒介购买的广告公司内从事程序化广告产品相关的工作。然后,根据下图再做进一步说明:

媒介购买就是帮最左边的广告主,通过中间的各种平台/工具(DSP/SSP等),让广告主的广告能展示给媒体上的消费者程序化广告一开始特指以竞价拍卖的方式,购买每一次广告展示的机会。现在变成只要是非直接采买的广告都会说自己是程序化广告了,边界比较模糊。

本文名曰“生存手册”,其实互联网技术人员转到广告行业是Hard模式到Easy模式,大多数情况下会过得比以前轻松,相比互联网公司的996,媒体的三班倒,广告行业不少百年老店都是良心企业了。

“我们还没有找到其它盈利模式,但我们可以先卖广告”

这是针对投资人的固定说辞。国内大多数互联网产品变现太难,广告是最容易想到的盈利模式。我转入广告行业的动机就是想了解广告公司是如何赚钱的。当然,特指那些在媒体上花钱投广告、从事媒介购买工作的广告公司。

现在我已经知道他们如何赚钱的了,可惜没什么借鉴意义。代理费仍然很重要,4A还没沦落到0代理费的地步。但媒体返点也很重要,碰上某些吝啬的广告主,要不是靠返点,广告公司都得赔本了。大广告主们每年上亿的广告预算,广告公司当然也得准备几个亿做垫款。而且国际化品牌只会找拥有全球渠道的广告公司。所以只要现有的商业模式不变,很难出现新的竞争者,广告主最多只是从一个广告集团换到另一个广告集团而已。

如今再反思我之前的说辞,广告对于所有互联网产品都是合适的盈利模式吗?没有明确受众属性的工具类产品,大多数情况下只能拿到“一刀9999级”这种劣质广告。不依托现有的巨头们,独立成长为一个大的线上流量入口,短期内实在看不出这种可能性。线下的广告空间又非常有限。多半有人想过在最近大热的共享单车上投放广告,毕竟也有AdBike可抄,先不考虑操作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骑一辆带着“专注产妇科不孕不育玛丽亚医院”广告的单车上街的……下次再谈到盈利模式的时候,我宁可设计几个不那么招人厌的付费产品方案,也不会直奔广告了。

所以,为广告公司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或产品,是技术人员从广告行业赚钱的方案之一。广告公司没必要去做技术的脏活累活。跟他们合作有很多优点:广告公司通常营销商务能力强,而技术属性的公司这方面普遍要弱一些;技术风险小,广告公司很少自己提出技术要求,都是客户(广告主)提出,这些要求大多都是相当成熟且市场上已经有案例存在的,不会做冒险的技术尝试;不用担心产品被广告公司抄袭,他们最多要求白标,不会花大力气自己研发;广告是个相当坚挺的行业,通常人们认为经济下行就要降低广告预算,但一样有宝洁的肥皂剧反例,所以通常广告投入的预算占比是相对稳定的,能养活那么多公司,也说明整个盘子足够大。当然,有那么多公司,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可想而知。在广告行业这几年,都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图表上的公司换了不少。

“广告是魅力制造商,由社会嫉妒心态推动”

这是约翰•贝格(John Berger)的说法,各种艺术评论总是会批判广告:现代社会充斥着广告造成的虚假,在最常见的广告中所有人都是快乐的。刚入行时我也找了寥寥可数的几本“经典书籍”来认真阅读,结果基本是浪费时间:营销方式变化太快,几年前出版的书就没什么实践意义了;受众似乎也不像奥格威说的那么聪明,地铁里还是回荡着“58同城城城城”“百姓网网网网”的吆喝。还好媒介购买的工作,不用挖空心思吸引消费者的注意,主要还是说服广告主,技术是其中的一种手段,或者说是故事的一个素材。

在各种广告行业会议上,经常会有人在PPT里引用这句话:50%的广告预算浪费了,不知道浪费在哪儿。然后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先是RTB,后来是PMP,现在是PDB,穿插着大数据、社会化媒体优化等热词。未来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不变的还是那句话。而且原因绕来绕去大多都是两点:牵涉公司太多或投放不够精准。

这其实是个问题链:他们都宣称自己能实现更精准的投放,如何更精准的投放?当然是准确的识别访客,展示适合他的广告;如何识别访客?你做投放的当然不能你说了算,得由第三方数据提供商或是由平台提供访客画像;怎么说明是精准的?当然要找监测公司来评定……其中的每个问题又都可以衍生出另一条故事线:第三方数据提供商和平台提供的访客信息,怎么证明足够准确可以作为精准投发的依据?BAT说自己有大数据,创业公司说自己有先进的、专门针对特定领域的人工智能分析;有了监测报告,怎么证明广告跟消费者最终的购买行为有关联?每家都有自己的归因分析模型……

广告行业中,技术是为故事服务的。有些问题看起来是技术问题,但只从技术上着手肯定解决不了。广告主需要的是完整的、没有漏洞的故事,不懂也不需要懂技术的细节。所以在技术方案做到60%左右的阶段,将其宣传为90%以上,让它在一个100%完善的故事里出场,将这个故事投入市场,才是广告行业一贯的做法。

一开始我对这种做法感觉有些别扭,可能是因为技术背景的人对方案的鲁棒性有强迫症吧。后来发现如果不尽快投入市场,toB的新产品/方案,需求其实很难准确掌握。不先把故事说圆满,也很难获得资源继续推进开发。事实证明只要迭代不被影响,开发的质量也还能保证。问题是,这些方案实际投入使用的周期和时间点,不是广告公司决定的,而是客户。因此大多数情况下,给技术人员的准备时间会非常短,突然增加大量的技术性的backlog,如果之前准备不足很容易出错。

这种讲故事为主的做法隐瞒了部分事实,但没有造假、欺诈,算是一种不讨人厌的策略,相比某些吸引消费者的手段来说干净不少,当然这种手段也不需要在广告行业学习,互联网行业明显走得更远。如果真的说广告是嫉妒心态推动的,某些互联网产品似乎是诸多更糟糕的要素推动的。

“我们总是高估两年内、低估十年内发生的变革”

如果是追求技术或产品的工程师,目前广告公司对于技术和产品的重视程度并不高,他们仍然在熟练的运用讲故事的方式、故事的素材、各种渠道,技术和产品还不是核心竞争力。各种广告技术公司倒是不错的选择。如果是想换个行业学习,锻炼各种商业技能,广告行业还是很适合的。

方向上,这两年经过媒体的大肆宣传,广告主们肯定都知道大数据、机器学习、人工智能了,自然会要求广告代理公司从这些点寻找方案,这将会是接下来一段时间主要的故事素材。传统媒体的广告预算逐步转到数字媒体,PC转到Mobile,户外广告比重增加,也是不需要重复的废话。更远的就很难判断了,广告行业变化很快。但讲故事这个有趣的传统应该不至于会被抛弃,虽然现在最热门的故事是各种“情怀”。

至于行业中的各种黑幕和八卦,最近报道比较多,我也就不凑热闹了。如前所述,传统行业的公司里各种制度比较完善,所以也更规矩一些。虽然我是干一行黑一行,但在广告行业遇到很多优秀的人,智慧且谨慎,充满活力又有前瞻性,并不比我在其他行业遇到的优秀人物逊色,只要他们还在广告行业,我想问题总归是能解决的。

[转]谈史学论题选择

讲者:严耕望 教授

日期:一九八零年十月廿三日(星期四)

时间:五时至六时三十分

地点:新亚书院人文馆十二室

谈史学论题选择

研究历史,首要的是选择题目。就小范围说,是一篇专门论文题;放大些说,是研究范围,也可说就是:面。无论是一篇论文题或一个研究的广面,对于研究的成绩及其所发生的影响都有极大关系。关于此一问题,我想分下面几点谈论。

(一)具体问题与抽象问题

历史上的某些问题比较具体,某些问题比较抽象,当然这很难划分,但无可否认,可作大体的划分,例如就大范围说,学术思想文学艺术问题比较抽象,政治经济民族社会问题就比较具体。这其中也各有程度的不同,例如学术又比思想具体些,政制又比政事具体些。前辈学人中,如陈寅恪先生喜欢讲比较具体些的问题,少论抽象问题。这在俞大维先生写的《怀念陈寅恪先生》一文中已明白讲到。

综观陈先生的全部论著明显的有此倾向。再如陈援庵先生,更是如此。他的《中西回史日历》,不但具体,简直就是一项机械工作,其功不细!我个人也喜欢研究具体问题。我的主要工作涉及两大范围,一是政治制度,二是历史人文地理,都是具体性,少涉抽象性。

我认为研究工作,为把稳起见,最好多做具体问题,少做抽象问题。研究具体问题,用可靠史料,下深刻功夫,一定能获得可观的成绩,而且所获成绩比较容易站得住脚,不容易被人否定,也就是说较容易成为定论;但抽象问题,虽然同样用可靠史料,同样下深刻功夫,但所获成绩就不一定能站住,也就不容易成为大家都接受的定论。因为具体问题的证据也比较具体,较容易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少,但抽象问题的证据往往也比较抽象,较难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在作者本身言,就比较容易走上主观意向,作错误的判断。在读者而言,在其它的研究者而言,也各参入主观成份,有不同的认识,作不同的判断。因此人各有一是非,上焉者可成一家之言,但很难得到大家都能承认的公论。然而一般人都比较喜欢讲抽象问题,尤其现在一般青年更似有此倾向。这或许是因为对于抽象问题,容易发议论,提意见,讲起来比较可以自由发挥想象力,甚至于仅得少数数据,一知半解,也可以主观的贯连,痛快淋漓的发挥一番,满足自己丰富的发表欲,至于具体问题,总认为繁难,不易见功。但实际上,具体问题似难实易,抽象问题似易实难。因为具体问题,可以肯定的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抽象问题,虽然原则上也是如此,但不必如此。也许自己辛苦经营,以为发千古之未覆,心满意足,但他人看来可能付之一笑。

然则大家都搁置抽象问题不予研究吗?我实并无这意。不过就一般人言,以正时弊。若是对于抽象问题实有浓厚兴趣,自信天份极高,能见人所不能见,自亦可从事抽象问题的研究。不过要特别警觉,谨慎从事。天份高,功夫深,能谨慎,所得成果,纵然不能得到公认,但若能真正一家之言,也就是一项成就。
(more…)

关于中国色网站的说明

很早之前在一个日本网站上看过一个很不错的颜色排版方式,于是做了一个中国版的http://zhongguose.com/。我个人不认为山寨是什么丢人的事,主要是用心做,不能无脑抄袭或抢人饭碗。所以直接在右下角注明了Shanzai。完工后就任其自生自灭,也没太关注。结果前段时间在微博上被转发后,当天访问量突然飙升到10w级,随之而来相关讨论和邮件,有鼓励有质疑,故在此统一回应。

先说容易懂的,关于颜色数值和名字。前人研究请参看:《色譜》與《中國的傳統色》、《中國色名綜覽》之色名比較研究。数值是从《色谱》和其他书上取的。其中标注星号的例如天青,出处为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的《中国颜色》,这本书算不上权威,FB上有读者质疑它使用了曾启熊教授的研究而没有注明,所以只取了这书上很少的几种颜色作为补充。

通常来说,礼仪的场合古人倾向使用纯度很高颜色(肖世孟. 先秦色彩研究[D]. 武汉大学 2011),这些颜色在现代印刷、显示的场景中就太重了。因此经典的五色——青、赤、黄、白、黑——没有单独列出来,名字直白或者生活中常见的颜色也没有选入(例如大红、灰白)。一言蔽之就是有缺漏但不会有冗余,只取前人研究过有据可查的而不去自己臆造。

我的本业是Web开发,色彩研究我是外行,如果有更好的数据来源或是更权威的颜色数值请告知,我会及时更新的。

然后说说网站。网站13年就完工了,那时代码里还充斥着-webkit-的写法,这两年HTML5规范确定后就用新的方式重写了,除IE这种不支持mask的奇怪浏览器,其他浏览器都能正常浏览。功能不复杂,没有使用jQuery之类的DOM框架,react那些视图绑定的框架就更用不上了。也考虑过是否基于它来扩展社区类的功能,但没有更好的想法前还是保持现状了。个人最希望出现一位有爱的设计师,做一个更中式风格的设计。一来可以去掉右下角的Shanzai标注,二来实现一个国内的漂亮网站,在这个被微信拉底了整体设计风格,充斥着华而不实Campaign网站的大环境中,总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吧。

最后的重点,感谢所有给我建议、鼓励,喜欢这个网站的网友们!

四生

一、《太平廣記,狐十》

熙寧初,昌國縣有鐘氏者,為人剛直有識量,博學五經明解三藏。夜分行及觀音院前,遇大雨,於院門避雨。見一綠眼黑狐,為火龍所逐,幾為所焚。鐘氏欲救之,乃開廟門,縱狐入。復攔於門前,火龍徘徊不進,須臾遂自消散。狐出而謝之,謂曰:“吾修行已逾千載,術成後與乾坤並久,壽享長春,法身不朽,此等奪之天地造化之事,自然難容,故降天火燒之,是為火劫。君乃無罪之人,天火不敢傷,然今脫我之劫而自當之,恐招天譴。” 鐘氏對曰:“眾生皆據業力五道流轉,既見危難,不可不救。若果報於吾身,亦是天數,不必慮懷。”狐感而辭去。鐘氏乃歸,將後事屬家人,數日後,果染疾而終。殯時,常有一黑狐鳴於山間,聞者莫不哀慟。

二、《喻世明言,卷四十三,仙狐报前生恩惹今世祸》(节选)

胶胶扰扰几时休。一出山来不自由。秋水观中山月夜,停云堂下菊花秋。随缘道理应须会,过分功名莫强求。先自一身愁不了,那堪愁上更添愁。

这首词乃宋辛弃疾所做,词寄《瑞鹧鸪》,单道这功名富贵,聚散离合,皆是天数。命里当富贵,纵然是家境贫寒,也总有发迹之日。命里当贫贱,纵是飞来横财,也无福消受,反惹灾厄。

只说国朝初年,浙江有个商民,姓项,单名丰。人虽厚道,也是个旧姓人家,但父母双亡,家道艰难,他也自弃儒为商。一日外出行商,天色渐暗,开始洒下雨点来,慌忙向前奔走,见路边有一座观音庵,就在门外避雨。眼看雨渐渐下得密了,一时半会停不了,就靠在门上休息,一路劳倦,不多时已是睡眼模糊。只见观音像右边的龙女尊者,从座上飘然而下,手持一个镀金木匣道:“念你前世积德,此为福报所答”,将木匣递予。项丰飒然惊醒,原是南柯一梦,低头却发现怀中多了一个大木匣,打开看时,见二十余个银锭,每个足有二三十两,心中甚是惊喜,于是叩谢了菩萨,归家后买了个宅院,雇了几个仆人。只是生意营运,并不顺利,来来去去还是先前那些本钱。

当时城东有一处道观,知观名叫申春,观内二三十个道士。平日里操持法事,暗地里做的却是打家劫舍的勾当。看官莫要奇怪,和尚本是光头,道流若是卸下装束,仍旧巾帽长衣,与俗人无异,所以做那违法勾搭,比和尚更便当。这申春是个聪明人,为非作歹,设谋运局鲜有失手,观内事务也经营得毫无破绽,被推为群盗头领。平日里观内的收入租钱,他存着不动,约得二三十两,便熔成一锭,存在床头一个镀金木匣里。数月前木匣遗失,派人四处打听,得知被项丰所获。这木匣如何被偷去的着实令人疑惑,他倒也不声张,只派了一个手脚伶俐的喽啰,打算将匣子偷取回来

一天夜深,这喽啰趁项丰外出潜入宅中,不多时就找到了装银子的木匣,伸出手正欲拿,匣中忽然飞出二十余个白盔白甲的士兵,手持宝剑,为首的大喝道:“我等将士,天数派定在此听令,这等不义之财还想取回?休怪我剑下无情!”这喽啰吓得屁滚尿流,一路逃回道观。与申春如此这般说了。申春先是大骇,后又一细想,觉得事有蹊跷,那匣子里存的也算是较清白的银子,怎就一口咬定“不义之财”?这天兵天将恐怕只是幻术障眼法,当不得真。于是又派这喽啰去往昌河县,再伙了二三十个强盗,交代了一番。

这天晚上正当项丰行商归来,三五个仆人在家中收拾妥当准备迎接。忽然一个邻居气喘喘的奔来报道:“不好了,你们老爷在昌河县被一伙贼人掳去了。”众人听闻,一时都慌了,也没人注意到一只黑狐从屋内飞出,直往西去。不多时众人稍稍平静,就合计着要报官,此时项丰却推门而入。方知被掳的是邻县一个富商,不知怎么就传成是项丰了。众人心中大石刚落,又冲进来二三十个明火执仗的强盗,为首的自然是申春。原来群盗一直埋伏在附近,专等那仙狐飞远了方才下手。可怜这项丰,还来不及呼救,被申春拔出佩刀,一刀断了他头,其余众仆也未能幸免。

却说这仙狐一路追去,救了被掳的商人,一看不是项丰,幡然醒悟,又匆匆返回,可惜终究慢了一步。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伙盗贼抢了项丰和附近几户人家,如今没有一个走脱得的,齐齐被狐火烧死。

杀了众盗,怒气渐消,思想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去阴司处打探他往生何处,也省得又去寻觅。于是也不休息,又往阴司处去了。见了阴司,那仙狐化做一绿眼少女,敛袂向前道个万福:“我前生幸得一位公子所救,今生本是来报恩的,只叹自作聪明,反连累了他。若非我擅取盗贼之财,又幻化冒充天兵,也不会引来群盗,遭此祸端。如今平白连累诸多性命,自当认罚,只是恩德未报不愿衔憾转入轮回,故求阴司开恩,告知项丰往生何地何处何家,以复其恩”。这少女本是明艳绝世,又嚼着泪眼,阴司已先兀自心软了三分,亦难定夺,便向堂下一人问道:“尊者有何高见?”。原来这各地阴司,皆由各处菩萨管辖,此处正是观音菩萨道场,故菩萨左右挟持,常在阴间走动,堂下之人便是观音菩萨左挟持散财尊者。尊者道:“他命里不该富贵,你偏要强予,才造成如今局面,本是让你领悟诸相因緣生,不宜强求,为何仍是执念?”少女微抬衣袖自拭眼泪,答曰:“此非执念,为我毕生之愿,执念是痴,愿是慧,我自知不可痴求相聚,故只以报恩为愿。大士曾发愿,地狱不空,势不成佛,尊者亦曾发愿要拜访五十三位善知识,亦是此理。”“告知他往生去处,你寻得又如何?本无缘分,又不过一次爱别离而已”。少女拜道:“今日既是遇到尊者,也是因緣所造。修行既是夺天地造化,如今自当归还,只愿千年修行换三年缘分,望尊者成全。”

所有的故事都该有个圆满的结局,生活已然如此艰辛,至少在故事中能找到些慰籍。

小狐狸变成一个漂亮姑娘,有双漂亮的绿色眼睛。还是下雨天也还是那座庙前,只是那时人迹罕至的山路如今已是人来人往的街市。避雨的人很多,书生还是一眼就看到她了,可能心里也会暗暗感叹“正撞着五百年前风流业冤”?只是对书生来说是比喻,对姑娘来说是事实,而且比五百年更漫长。

两人过上了举案齐眉又没羞没臊的日子。

如果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其实也挺好,可惜缘分终有用尽的时候。三年之期将至。有一天,姑娘把——前生,前生的前生——所有的事合盘托出。她说人狐殊途,为了报恩折了千年的修行,换来这三年的相处,如今两人的缘分只剩十天了。书生虽然万般不舍,但也无可奈何。最后这些天,两人一直形影不离。第七天清晨,姑娘突然消失了。书生找遍了每一个他能想到的地方,问遍了每一个认识的人,仍然一无所获。黄昏时分,他又回到了那座庙前,这才看见门上贴着一张信笺,字迹他非常熟悉。

信笺上写着:我留三天的缘分,为了与你再相逢。

三回

去年在家住了三天,前年九天,今年是一个月。

前年从成都回去,带着所有家当,二老屈尊到火车站迎接。盆地湿冷,冻得不轻,萱堂捏着我长了冻疮的手摇头叹气,接回家中“鱼肉”一周把那年欠的肉都补回来了…

去年腊月二十九从北京出发,遇上飞机晚点,被困机场从早8点到晚8点,老头子也在贵阳机场等了一天,接回来吃了年夜饭,应付了几场饭局,又匆匆往回赶。

今年老头子腰椎间盘突出刚做完手术,当天又是工作日,只能自己从机场回去。之前每年都有人开车接送,如今才发现居然都不知道回家的路,折腾了近三小时才到家。

今天晚上,一家人坐在炉边看电视,这是只有冬天才会用到的一个小屋,放着电视,烧着铁炉,有一个碗柜,几张椅子。前两年挂在墙上的《沁园春·雪》摘下来了,换了杨慎的《临江仙》,老头子最近也不写草书了,潜心练隶书。这幅字是别人送的。大概是我们这小地方的哪位文化名人,只是我不认识。烘干的花椒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花椒是用来做蜡肠的。炉盘上放着花生。

(more…)

二城

俗务缠身,一篇游记也能从清明拖到大暑… 因时间太长,潍坊十笏园美景已不记得,倒是济南鲁菜馆美食仍能回味,顺带忆起济南诸多琐事,故《二城》暂只记其一,待续(可能)。

从大明湖南门到东华街,若有游客说正要找一家鲁菜馆,当地人都知道,这位食客一定是在找“崔义清鲁菜馆”。店门脸不大,招牌不小,行楷四个大字——“鲁菜泰斗“,气势真不亚于古时公堂之上的正大光明,明镜高悬。店内布置简陋,十几米开外,八九张桌子,厨房对面两个包间,墙上挂着崔师傅的几张照片。我选了张靠墙的单人桌,背靠柜台,柜台上散放着一摞一摞的纸,也许是账单。当时已是下午2点,店内也就两三个客人,运气不错,点到了最后一份九转大肠,再点了清炒黄瓜片和银耳汤,主食是两个快要凉掉的馒头。这一荤一素都是招牌菜,传统做法,无可挑剔自然也不用多费笔墨,只说这汤。所谓唱戏靠腔,煮菜靠汤,汤最讲究食材味道的提炼,粤菜就以汤见长,有无汤不起镬的说法。吴中有酒名为“清若空”,这碗银耳汤很配这名字,真是有如茅台一般,不见一丝杂质。白色大号瓷碗,三朵银耳开在汤中,又不显空疏,《爱莲说》所谓“濯清涟而不妖”亦不过如此。红枣起画龙点睛的效果,既是红色,或者说是点绛唇更为恰当吧。味道自然是甜,形容甜味,世人总爱用“甜而不腻”,但真正能做到甜而不腻的实在罕见。《文选》写京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那这汤就是多甜一分则太腻,少甜一份则太淡了。

斜对面的桌子,离我也就两个胳膊那么远,有位头发全白了的老人,双手杵着一根掉了漆的桃木色拐杖,手上全是老年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屏幕,嘴微张着。那双眼睛没有一点生气,很像单反的镜头,映不出任何景物,吞噬所有进入光线。他就是鲁菜泰斗崔义清师傅。不似照片上那般那样精神矍铄,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衣服倒是很干净,毕竟他是一块招牌,从店里伙计的态度来看,他唯一的意义也只是招牌了,和高挂在门口的鲁菜泰斗那块招牌一样,区别是要有人去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中国有句俗语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趣的是文泰斗有韩昌黎,书泰斗有启功,武泰斗似乎只会在漫画中出现。年初蒋浩泉先生去世,留下重建国术馆这无人继承的理想,武人们斗争一世,仍然跳不出生老病死爱怨离,可能当你真正无敌的时候,也只是因为你活得比你的对手都长。

离了菜馆,乘车去趵突泉,看售票处队伍太长于是在泉城广场上闲逛。初春的北方无论在哪,风刮起来都是很吓人的,每当这种时候总会万般想念南方的和风细雨。整个下午我都在广场上放风筝。风筝是从潍坊买来的,神似《BILLY BAT》里的黑蝙蝠,异常霸气,瞬间秒杀漫天莺莺燕燕喜羊羊灰太狼,惹来众人围观,其间因为技艺未精绊倒行人无数,没准济南今后将会诞生一个关于风筝杀手的传说。不过说话说回来山东人民脾气真好,被绊到了从不生气,反而热心的帮我捡风筝,甚是感动。一直玩到黄昏,暮色刷在广场上,风筝快要融进灰色天空的时候,回酒店睡觉。

次日千佛山拜佛,游历下亭赏大名湖,波澜不惊,故按下不表(逃)

一折

高中语文老师说过,为文者绝不能用“很久没动笔了”这种折煞士气,又自曝其短的说法作为开头。如今虽颠沛于北京,投笔已久愧对师恩。教诲终归还记得,于是删掉俗烂的套话,重拟开头。

孟丽君其中一折,名为《探病》,孟夫人装病暗中认女,少华借画像以表思念之情,丽相欲说破又恐连累两人,这一折用婉转的越剧唱出来真是把个中纠结诠释得天衣无缝。如果换做其他场景,比如祝寿,效果必然大打折扣,所以生病是一个很不错的flag。

年初总会病一场,虽是低烧却难受异常,外加之前踢球攒下的肌肉酸疼,病痛交加之下倍感悲凉。更悲哀的是如此一年一遇的重要场景居然没有触发任何剧情。请假回家又会很无聊。人总是要偶尔做点自虐的事测试一下身体状况才行。于是决定先码篇文章再谋工作之事。

到北京一年有余,搬家两次,如今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甚是惬意。同龄人大多喜欢看武林外传或爱情公寓,不外是一群性情各异却又臭味相投的人,忙时正经做点小生意,闲时一起不正经。江湖中再大的腥风血雨,名利场上再多的大起大落,都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尚不及莫小贝的一串冰糖葫芦。所谓造化易知,然微妙无穷说的就是这般境界。而不像如今,以理想为借口彼此相忘。这一年我送走了不少人,回家的工作调动的出国的,也隐约明白其中几位是无期之別,奈何只能顺其自然。所以三哥才一直念叨着什么时候在北京买个四合院,凑一院闲人,以后老了东家抓个人下副本,西家找俩人凑个牌局。我笑说这太难了,等买了四合院,以前那群没心没肺插科打诨的弟兄们估计都成了鼻息干云的人物,谁还会陪你住四合院啊,我这种不上进的倒还可以屈尊住个耳房。

小说中常见的桥段:某人被禁锢于一段时间之中,比如一天,这一天不断循环,经历的事不断重复,未知和未来都被剥夺了,这大概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可怕的刑罚。无论记忆中逝去的岁月如何美好,终究只可供一时回味,何况旧时光又不能重现。就像折子戏和电影,要么神似,要么形似,不可能两者得皆。编剧能写出比我们的生活华丽十倍的剧情,但再优秀的导演也无法诠释众生形形色色的心理,只能将它剥离出一部分展现,这种明显投其所好的做法总会让人嗅到浓厚的商业味,

可能我们所处的当下就注定了只能这么飘来飘去,这也不坏。佛家说空无一物,只是既然空无一物,又何必让空无一物的信念束缚,既要降服其心,那先得顺从其心才是。于是一直以来我就这么随性的活着,终究不想陷入工作,存钱,娶媳妇,生孩子,孩子工作,存钱,娶媳妇这样的无限循环。直到模糊了爱恨,以诸多的谎言作为保护世故的活着。所以我认识的人大多很狂妄,这没什么不好,二十来岁就循规蹈矩,这人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成就。就像冗长的老旦唱白,翻来覆去总是一个调。

我算是又演到生病这一折了,虽说不能触发妹子上门探望的剧情。也不能拖着,先看病吃药才是正道。

最佳CP算法

由光棍节想到的算法问题。假设一个学校里有100个少年和100个少女,少年和少女心中都有一个好感度数值排列表,现在我们来做CP(coterie partner),按照正常的剧情展开,勇敢的少年们去向少女们告白,大致流程是这样:

第一天,所有少年都去找排在他们好感度列表第1位的少女表白。告白结束后,少女如果只收到一个少年的告白,那么就和这个少年交往。如果收到多于一个少年的告白,就和其中她最喜欢的少年交往,把其他少年都拒绝掉。

第二天,所有在第一天被发好人卡的少年们,接着发起告白行动,去向排在自己好感度列表第2位的少女告白。告白结束后,如果某个少女已经在交往中,但是又有一个她更喜欢的少年来向她告白,那少女就把原来那个少年甩掉,再和这个她更喜欢的少年交往。

第三天,少年们继续发起告白运动,包括第一天告白成功,但第二天被挖了墙角的,接着向还没有拒绝过他的女生中他最喜欢的那个告白。

(more…)

国内用户Facebook使用技巧集

Perface

经常有某个朋友因为在Blog发了几篇关于如何访问Facebook的技术文章,惨遭和谐,识相如我自然是不会去撞枪口的,本文不会涉及任何指导读者去接触不良信息的技术手段,只是一篇针对处于特殊环境的国内网民的一些使用经验,与Facebook官方帮助文档没有任何关系。

本文的内容可能引起您的不悦,请保持室内明亮距离3米以上且未满x岁需要在监护人陪同下观看。

Body

好友篇:

  • 如果你发现某人的“家人”列表非常非常长,那么他多半是一个印度人。
  • 接上条,不要随便在他的涂鸦墙中热烈的表达对印度人民的友好,否则他们全家都会来问候你……
  • 如果某人加了你,而且他有几千个好友,那通常都是一群93年以后出生心思纯良的孩子,不用太在意。
  • 接上条,如果他们加了你,请尽量在留言板和涂鸦墙中聊天,如果私聊言语一定要慎重,尤其是你身为大叔面对外国小LOLI时,千万不要涉及任何情绪话题(比如问她现在心情如何),你可能会被鉴定为Paedophiles(注释:恋童癖,不是LOLICON哦)而收到警告。
  • 不要加住在中国的外国友人,因为他们很难会再上线一次确认你的好友请求了
  • (more…)

神话、文艺起源主题的比较文学论文参考书籍

年初的时候,帮朋友写了一篇关于中西神话与文艺起源的论文,在网上和国图里搜索、翻查了许多参考文献。虽然现在用不上,以后也未必会用得上……但毕竟是之前的心血,弃之不舍,故一并整理在此。虽然也很想提供购买链接,但今天我又查了一遍Amazon和当当,这些书大部分仍然还是缺货状态……

论文首先要做的是概念界定,也就是“中国神话”和“西方神话”的概念,光是这两个概念就有很多可写的东西。中国神话零星的散见于秦之前,汉之后的古书中,但缺乏将这些零散材料熔铸成的文学作品。后世民间流传的神话如“牛郎织女”“沉香救母”等,在一般人心目中也被视为普通的民间故事,并未当做神话。一些历史人物常常又是神话人物,如姜太公、李靖等,关于这些人的神话故事也多被归为野史或是传说。加上因为道教兴盛,出现的一些描述仙人生活、成仙经历的故事,之前也没有纳入神话研究的范围。所以这个概念其实是比较模糊的,直到上世纪80年代,经过袁珂的整理之后,才逐渐清晰。他的著作——《中国神话史》至今仍是这一领域的重要参考书,这本书在网上可以找到电子版。袁珂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广义神话”的概念,书中有提到一些,也可以参看他的其他论文。这本书主要是研究各种古籍中的神话,以年序梳理,从《山海经》开始,至先秦两汉的《诗经》、《楚辞》,魏晋的《搜神记》,明清各种小说中的神话文本都有涉及,也整理了一些民间的神话和少数民族神话。内容丰富,可以说是中国神话论文必备参考书籍。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