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ime Capsule

一折

高中语文老师说过,为文者绝不能用“很久没动笔了”这种折煞士气,又自曝其短的说法作为开头。如今虽颠沛于北京,投笔已久愧对师恩。教诲终归还记得,于是删掉俗烂的套话,重拟开头。

孟丽君其中一折,名为《探病》,孟夫人装病暗中认女,少华借画像以表思念之情,丽相欲说破又恐连累两人,这一折用婉转的越剧唱出来真是把个中纠结诠释得天衣无缝。如果换做其他场景,比如祝寿,效果必然大打折扣,所以生病是一个很不错的flag。

年初总会病一场,虽是低烧却难受异常,外加之前踢球攒下的肌肉酸疼,病痛交加之下倍感悲凉。更悲哀的是如此一年一遇的重要场景居然没有触发任何剧情。请假回家又会很无聊。人总是要偶尔做点自虐的事测试一下身体状况才行。于是决定先码篇文章再谋工作之事。

到北京一年有余,搬家两次,如今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甚是惬意。同龄人大多喜欢看武林外传或爱情公寓,不外是一群性情各异却又臭味相投的人,忙时正经做点小生意,闲时一起不正经。江湖中再大的腥风血雨,名利场上再多的大起大落,都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尚不及莫小贝的一串冰糖葫芦。所谓造化易知,然微妙无穷说的就是这般境界。而不像如今,以理想为借口彼此相忘。这一年我送走了不少人,回家的工作调动的出国的,也隐约明白其中几位是无期之別,奈何只能顺其自然。所以三哥才一直念叨着什么时候在北京买个四合院,凑一院闲人,以后老了东家抓个人下副本,西家找俩人凑个牌局。我笑说这太难了,等买了四合院,以前那群没心没肺插科打诨的弟兄们估计都成了鼻息干云的人物,谁还会陪你住四合院啊,我这种不上进的倒还可以屈尊住个耳房。

小说中常见的桥段:某人被禁锢于一段时间之中,比如一天,这一天不断循环,经历的事不断重复,未知和未来都被剥夺了,这大概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可怕的刑罚。无论记忆中逝去的岁月如何美好,终究只可供一时回味,何况旧时光又不能重现。就像折子戏和电影,要么神似,要么形似,不可能两者得皆。编剧能写出比我们的生活华丽十倍的剧情,但再优秀的导演也无法诠释众生形形色色的心理,只能将它剥离出一部分展现,这种明显投其所好的做法总会让人嗅到浓厚的商业味,

可能我们所处的当下就注定了只能这么飘来飘去,这也不坏。佛家说空无一物,只是既然空无一物,又何必让空无一物的信念束缚,既要降服其心,那先得顺从其心才是。于是一直以来我就这么随性的活着,终究不想陷入工作,存钱,娶媳妇,生孩子,孩子工作,存钱,娶媳妇这样的无限循环。直到模糊了爱恨,以诸多的谎言作为保护世故的活着。所以我认识的人大多很狂妄,这没什么不好,二十来岁就循规蹈矩,这人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成就。就像冗长的老旦唱白,翻来覆去总是一个调。

我算是又演到生病这一折了,虽说不能触发妹子上门探望的剧情。也不能拖着,先看病吃药才是正道。

2 thoughts on “一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